Lover

杂食的。梦想是还原角色,不崩皮中若有若无的cp向。

噩梦。

掌下压的是他瘢痍皮肉,指里拢的是他交交发缕,襟上浸的是他腥咸污血——那剑尚还没在地里,仄入了这狼狈的将军的肩胛钉去。
成王败寇一念之差,任我要去悯…阶下囚?

脑中一醒,呼吸骤急,空手颤巍抚过剑柄,指头缓慢拢上,握实后又倾身去凑近瞅他面庞,毫不介意重心转交去剑身后令它插得更深,血冒得更甚。
胸中搏动如擂鼓震得耳边嗡鸣。分明就不晓得是谁,偏又真实知道。

空手揪上人发丝抓紧后猛地上提,那对淡色眸子中笼着层翳,无需眯着眼细辨,可其下的情却几要化成实质——是戾是狠!
狼子野心!

其心可昭,其罪当诛!

评论

热度(35)